日  星期

致远方的你们(原创)

大荔公安 王一帆

来源: 大荔公安局   发布时间:2017-11-13  浏览数:

当夜深人静,闲暇时刻,我会不自觉的想起曾经大学三年的舍友,很想问他们一句:“你们还好吗?”或许你们已经走上不同的工作岗位,或许你们还在为生计奔波忙碌,又或许你们有些人已为人妻,为人母……。

我们相识于大学校园,相知于523宿舍,彼此的爱好以及喜欢的味道,我们相互了如指掌。学校旁边的一家普通年轻夫妇开的酸辣粉店是我们周末打牙祭的好去处,在那里我们谈论过各自的人生,谈论过以后的伴侣。

最美好的日子应属于晚上熄灯以后,在属于我们六个女孩子狭小的空间里,我们畅所欲言、高谈阔论、漫无边际的开着玩笑。从那时开始,我们便建立了深厚的姐妹之情。有天晚上,我发高烧,你们轮流背着我从宿舍五楼下来,怒吼的让宿管阿姨打开大门,身体较重的我爬在你们瘦小的背上,几次我哽咽地想下来,都被你们制止住了,到达医务室时,你们个个都气喘吁吁,当我病情好转时,向你们道谢,你们居然都异口同声的说到:“我们是好姐妹”。

最痛苦的日子属于毕业前夕,夜晚的宿舍不再有高谈阔论,不再有畅所欲言,最多的是大家时有时无的叹气声,有时还还有不知是谁的啜泣声。我知道,我们大家的心情是一样的,因为一毕业,我们将各奔东西,所有在校时发生的一切都历历在目,哭过、笑过、高兴过、痛苦过,都将在毕业证颁发后成为我们的过去,毕业照照完后,我们又相聚在那家酸辣粉店,还是那个熟悉的味道,可是各自的心情都无比难过。饭后,我们互相道别,泪水浸湿了我们的双眼。

毕业后,我们有时会打电话询问彼此的状况,可能是大家都忙于找工作、忙于家庭里面的事情,慢慢的我们失去了联系,有时候想给你们打电话,可是,想想打电话也不知道说些什么,听到状况好,由于自己的虚荣心,自己还会很失落,听到状况不好,也替别人难过,所以拿起电话的手又放了下来。

我现在在我们县一个乡镇派出所干辅警工作,我们所承担着保护辖区22个行政村,5.4万人口的人身安全和财产安全的任务。刚来时我工作经验不足,老是挨领导批评,半年后,我的工作得到了领导以及其他同志们的认可。尤其是最近开展的“一标三实”工作,我不断总结经验,改进工作方法,积极入户走访,每天加班加点到深夜,所领导对我的工作表扬了好几次。我在现在的单位工作很开心,虽然收入不高,可是能为辖区群众服好务、站好岗我感到很满足。

远方的你们都还好吗?三年的时光匆匆而逝,留给我们彼此的是无尽的思念以及刻骨铭心的记忆,虽然我们目前无法联系,可是我相信我们一定会再见,再见时,请给彼此一个拥抱。

[ 打印 | 关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