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  星期

猎杀(原创)

大荔公安 刘智华

来源: 大荔公安局   发布时间:2018-05-09  浏览数:

当参加战斗的所有民警打完第一拨子弹后,这个地处大山深处的川、陕、甘省际检查站霎时沉寂了,寂静的连自己的呼吸似乎都听不到。

这种沉寂让人有点害怕,作为本次战斗的一线指挥员,他的一双眼却不停的来回观察着周围可能出现的各种可疑情况,他要确保参战的每一名民警的绝对安全,他深知,三十名民警,每一个人身后都是一个实实在在的家庭,每一个人都是家里的顶梁柱,谁都不能有任何闪失。

至现在,他都不会忘记,在武警部队服役期间的那次战斗,那时一次奉命执行抓捕持枪歹徒的战斗,行动前,指挥长一再强调,歹徒身背十几条人命,凶残,心狠,手辣,要大家务必高度戒备,每个队员钢盔和防弹背心一应俱全,可谓荷枪实弹。可是,当强行推开歹徒藏身的房间门的一瞬间,一梭子弹打来,他前面的战友应声倒地,他在扣发扳机的同时,只听身边的战友也倒在地上,直至战斗结束,屋内歹徒已经被子弹打成筛子,全身窟窿,而他前面的战友被一颗子弹击中前额,面部开花,可恶的子弹从身边战友的右侧腰部穿过,碰到前后防弹背心的钢板而反弹,在腹部穿梭好几个来回后停留在肚子里,对方用的是七毫米小口径。直到两年  后他转业回家乡的那一刻,他身边的那个战友依然在重症监护室而不得出来。

转业回来后,这在公安机关一呆,就是将近20年间,自己给自己定了个规矩,但凡自己指挥的涉枪战斗,自己必须第一个冲在前面。

犹如这次缉捕,自己奉命带领三十人,驱车600公里,深入这大山深处的三省交界,为的就是斩断那条可恶的跨省毒链,临从县局出发前,局长一再交代,据线索透漏,对方身上有枪,但没有说清是什么枪,战斗的等级就在扑朔迷离间徘徊。

也许这一次战斗就是自己警察生涯参加的最后一次了,虽然自己年龄早已超过退二线的界限,但领导多次给自己做工作,让自己再干一段时间,他不好意思拒绝。多年来,组织待自己不薄,大大小小的荣誉能贴满整整一墙,自己也常常给自己鼓劲,组织让干就多干些时日,莫要辜负组织。

这次无论如何都不能出任何丁点的差错,他在心里暗暗给自己鼓劲。

这样想着的时候,他又机警的注视着那辆目标轿车,四围被堵的死死的,左右被他们包围,前面有三道阻车器拦截,后面检查站岗台的通道已经被预先设伏的大货车堵死,但车里情况不明,行动前,他特意交代,要人脏俱获,子弹已经将所有轮胎打爆,车的前引擎盖已经翘起,不时有一股烟冒出来。

时间好像凝滞不前了似的,车内依然没有任何动静,良久,从破碎的车窗里伸出一个白颜色的T恤来回舞动,他用喊话筒命令,“车里人全部出来,趴在地上,双手抱头”,待三个人趴在车边的地上后,只见他一个手势,几名队员如鹰一般扑向那三个人。

打扫战场,三人如数被擒,车内后座底下搜出仿64手枪一支,已上膛5发,其余子弹10发,在后备箱一个黑色塑料袋里搜出10几袋冰毒,约800余克。

“报告局长,战斗结束,圆满完成任务”,他在电话里如是说。

“收队”,一个漂亮的手势,定格在这三省交界的大山深处。他想,回去要好好犒劳一下这些队员,那一顿说好的“炖菜”已经一推再推,回去了就安排,他下定决心。



[ 打印 | 关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