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  星期

游西陵峡(原创)

大荔公安 张志明

来源: 大荔公安局   发布时间:2018-09-25  浏览数:

来湖北旅游,西陵峡是不可不去的地方,这是长江三峡中最长的一段,东起葛洲坝,西至三峡大坝,素有“三峡门户”之美称,风景最为优美,坐船游览西陵峡是最好的选择。

一大早就从酒店出发,立刻赶往码头,本以为去的足够早,但游客大厅里已是人山人海,幸好游轮多,不至于拥挤,一上船,便直登三楼甲板,找了最适合的位置来欣赏美景。

船在两山对峙的峡谷中不紧不慢的行驶着,仰望这峭壁,怪石嶙峋,如刀削斧劈,云天一线,古来西陵峡素以滩多水急著称,站在甲板上,看着混黄的江水拍击着岸边不远的礁石,浪花四溅,发出震耳的声音,我被这雄壮的江景所折服,我曾见过咆哮万里触龙门的黄河,也曾见过曲折优美的汉江水,但这长江更添一丝大气。

行驶一个小时左右,便到了葛洲坝,之前我在书籍上以及别人的口述中了解到葛洲坝行船的原理,但一直想想不出来,这次机会,要好好地了解一下这座被人交口称赞的水利工程。船在水闸前缓缓地停下来,前方另一艘游轮在我们前面进闸,闸门缓缓地关上,过了一会,只见水闸的缝隙处有细小的水流喷出,这是闸内水面上升的缘故,过了一会,闸门上方出现了一面国旗,它在那艘船的船尾,我们一船人目视着国旗,仿佛看了一场别出心裁的升旗,升高到一定高度后,前面那搜船缓缓地驶出葛洲坝,不久面前的江面开始泛起波澜,是坝内再排水。等水面平静后,闸门打开,我们的船缓缓地行驶进去,停在两座水闸围着地空间内,后方的闸门关闭,两侧抽水系统开始运转,虽然开关闸门的速度缓慢,堪称龟速,但抽水的速度特别快,不过十几分钟,江面增长了十八米,此时的船已与大坝另一侧的江面水位持平,打开船前方的水闸,顺利过坝,整个过程大概接近一个小时,令人为这样别出心裁的设计而赞叹。

过了葛洲坝不久,继续西行,这时江面豁然开阔,两侧变成了悬崖峭壁,高耸的悬崖上怪石林立,绿色的树林点缀山林,配合着湛蓝的天空和白云,微微的江风拂过,整个人都放松下来,周围熙攘的人群消失了一样,恬淡安怡,令人沉醉。突然被一阵流水声所吸引,未见其水,先闻其声,船随江转过,只见一挂飞瀑自山顶直泻而下,在阳光下,呈现出美丽的彩虹,一声鸟的鸣叫,更增添了峡谷的幽静。就在前方,如黛群山之下横亘着一条灰色的带子截住了长江,那是三峡大坝,站在我身边的导游这样说,我心不免激动起来,我终于能一睹世纪工程的雄伟,船慢慢靠近,大坝的身姿也随之高大起来,一个个巨大的水闸呈现在眼前。这时,由船下至岸边码头,坐景区观光车至坛子岭,站在最高处,眺望大坝,只见长长的坝体横截住滚滚东流的长江水,在峻峭的高峡之间蓄起一潭湖水,不见了水流湍急的江水,令人以为是山间静止不动的湖,湖面烟波浩渺,一阵风过,吹皱了平静的湖面,掀起粼粼的波浪,与周围古树参天的峻岭,交相辉映,构成一幅绝美的山水画卷。古来三峡滩多水急行船难,而今平湖水深平静,在逝去的浪涛声中寻找历史的记忆。

是的,现在去三峡已经体会不到古人所说的“巴东三峡巫峡长,猿鸣三声泪沾裳”的美景,但“朝辞白帝彩云间,千里江陵一日还”的迅速和便捷早已实现,社会的进步和发展,往往会丢失许多,但还会有更多其他的美好事物的出现,我们要做的,不仅是回缅过去,更要把握现在,展望未来。

[ 打印 | 关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