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  星期

逆境人生(原创)

大荔公安 任军勇

来源: 大荔公安局   发布时间:2018-10-22  浏览数:

阿森与我最后一次谈话的时候已经完全不能走路了,望着他坐在轮椅上的背影,心中百般不是滋味------

阿森与我同岁,从小一起长大,小时候没少受他欺负,我们有着一样美好的童年、美好的小学和初中时代,可初中毕业那会,阿森的人生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他的父亲、三叔和姑姑在同一年相继去世,而且是都是因为一种到现在都不能确诊的遗传病。

那一年,我上了高中,阿森去了南方打工。阿森走之前,我们几个小伙伴窝在他家的炕上聊了一整夜,当时不理解他为什么不和我们一起读书了,只知道他家里发生了变故,大概是他妈妈供不起他和妹妹一起上学。

高中那会通讯基本上还是写信,阿森给我写过一封信,说他在苏州一家工厂上班,每个月能挣到好几千块钱,就是加班比较累,让我们好好读书,勿念云云之类的。

我回家告诉我父母说阿森在南方工作,每个月能挣好多钱,真羡慕。父亲长长的叹了一声气,说阿森一家人真是可怜,我一头雾水的问咋了,父亲告诉我阿森父亲的病是遗传病,他们家的人基本都活不过四十岁,三十岁以前跟正常人没有什么区别,三十岁以后手脚就开始萎缩,走路脚后跟开始不着地,手抓不住东西,整个人开始暴瘦,直至发展成不能走路、卧床到去世,阿森也逃脱不了这个命运,阿森的奶奶、姑姑、父亲和他叔叔都是这个病去世的。我问父亲为什么他们不去治呢,父亲说阿森的爷爷北京、天津、西安没少跑,可每个医院都检查不出什么病因,加上家里也不富裕,慢慢的也就放弃了,任其发展。

听了父亲的讲述,我木了似的想着远方的阿森。

转眼高中就毕业了,三年期间阿森没有回过一次家,只是每个月固定不变的向家里寄钱。我们之间的联系也越来越少,阿森更多的消息,我也是从他母亲的口中得知,因为阿森走之前拜托给我们几个小伙伴唯一的事情就是,空闲了去他家转转,帮他母亲干些体力活。

大学时候网络发达了,我鼓起勇气问他家里遗传病的情况,屏幕那头的阿森沉默了好久才回复我:当年我来苏州打工,是因为我知道自己活不到四十,所以我想抓紧时间活着!我问他有没有去医院检查,说不定没有遗传到呢,阿森说他已经有感觉了,身体经常会不听他指挥,这几年他去上海、南京的大医院,在网上发帖,找相同的病例,可没有一家医院确诊,只是说可能是基因突变引起的,阿森说他已经放弃了。

有一年阿森请假回家,我们去看他的时候阿森妈妈正在找人装修家里,说给阿森介绍了个对象,女方家里条件不好,也知道阿森家的这个病,那姑娘也算通情达理,愿意嫁给阿森,说结婚后抱养个小孩。原本是件高高兴兴的事情,我们都张罗着帮忙收拾,可阿森却不同意了,留了个纸条回苏州了,说不想害人害己,不想看着人家姑娘将来像他妈妈一样可怜,阿森妈妈握着纸条双手不停的抹着眼泪。

前年阿森从苏州回来了,人消瘦了许多,也变的沉默了,跟他聊天总是发愣,像在思考着什么似的,又像是病痛压抑着他,但阿森内心还是很坚强,在家里做些手工艺在网上卖,虽然卖不了几个钱。去年开始,阿森的病越来越重,从慢慢的走动到拄着双拐,到坐到轮椅上,178的身高体重却不到100斤了。

阿森虽然身体不灵活了,但大脑、语言却不受影响,前段时间回家去看他,阿森让我把我们几个哥们召集到一起,说他想喝酒,我们聚在一起又喝又唱,就像那年初中毕业窝在他家炕上一样,喝着喝着阿森就默默的呜咽了,他说这可能是我们最后一次相聚了,下次就可能是在他的葬礼上了,我们让他别瞎说,阿森说让我们不用避讳,这是事实。阿森给我们讲了他这十几年在苏州的经历,刚开始他说他想好好看看外面的世界,在他离开之前欣赏祖国的大好风光,可后来在跑了很多医院确认病治不好了,他也就放弃了,他拼了命的加班挣钱、攒钱,是想在他还能动的时间里,多给他妈妈攒一些钱,他放心不下他的妈妈,幸运的是他妹妹没有遗传到这病,但妹妹毕竟嫁人了。他说他活着,他妈妈还有牵挂,他不敢想象他走了以后,他母亲该怎么办。

阿森早已经成了泪人,他挣扎着想起来,我们不知道他要干嘛,过去扶他,他使完全身力气跪在了我们之间,我们不约而同的跪着扶住他,阿森声嘶力竭的说到请求我们在他离开后,多帮帮她的母亲,我们每个人都留着眼泪默默的点着头。

那晚我们聊了很久很久,离开的时候,望着轮椅上阿森送别的背影,心中百般不是滋味,命运为何如此不公?!

一阵秋风吹过,凉意袭来,走着走着,身体慢慢开始发热,突然我竟有种幸福感,有健康的身体、爱人的陪伴,慢慢的走,慢慢的变老------这就是我们的生活,再寻常不过,再普通不过,简简单单,波澜不惊。而就是这如此平淡的日子也许就是他人最大的期许。

[ 打印 | 关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