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  星期

蜀道行(原创)

大荔公安 张志明 

来源: 大荔公安局   发布时间:2019-07-26  浏览数:

或许是赵雷的一曲《成都》,带走了我对成都的依恋,我也会在傍晚时分,在那座阴雨小城的玉林路上尽头,寻找飘荡在小酒馆里淡淡思念的愁,更加深了我对成都走一遭的想法。前一阵,趁着天气还不是很热,便打算和朋友一起去成都一趟,去游览那位于天府之国的锦官城。

关中至西蜀中间隔有秦岭、巴山,尤其是秦岭,在古代,称“天下之大阻也”。想从陕西到达成都,唯一一条路就只有那难于上青天的蜀道,古人发挥自己聪明才智,利用最为原始的工具,在悬崖边开凿孔洞,将一根根承柱固定在其中,铺上木板,这一条简陋的栈道便成了两省之间的交通要道。诸葛亮六出祁山,便是从成都出发,绕道汉中,再从宝鸡辗转西安。即使到了现代,在西成高铁还未通车之前,想去成都便得坐着大巴车,在秦岭和巴山的盘山路间10多个小时艰难前行,仅仅这一条,便令我望而却步。而今得力于高铁的快捷方便,才使得我有了这次旅行。

一大早我们就赶往高铁站,坐在西安直达成都的高铁上,我不禁有些兴奋,幸运的是,座位挨着窗户,一路上的风景令人沉醉。从西安北站出发不到半个小时,便进入了秦岭山脉,一条条隧道将原本需要绕走好远的路拉近了不少,出乎我意料的是,即使在隧道里,手机依然有着满格信号。一到佛坪,便走出了秦岭山脉,满眼望去,山脉围着广阔的汉中平原,而仅仅只是隔了一个秦岭,汉中和关中的风俗便截然不同,不只是房屋的结构和样式变得不同,就连铁道两旁的农田都变成了水田,大片的稻田连接在一起,旺盛的绿色一望无际,这种感觉像是到了草原,感觉特别舒服。

到了汉中地界时,我不禁感慨,诸葛亮走了一生的北伐路,如今仅需一个多小时便可到达,科技为我们带来了无数便利,这在过去是完全想象不到的。一路上欣赏着两边的风景,想象着从古代到现在,数不尽的风流人物在这条路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汉高祖刘邦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声东击西出奇制胜的谋略;诸葛亮六出祁山,克复中原的北伐用兵;诗仙李白在蜀道挥毫写下“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尔来四万八千岁,不与秦塞通人烟”的诗篇。即使故去千年,依然常被人们津津乐道。

列车一站站地向前行驶着,身旁的乘客也换了好几拨,他们聊天口音逐渐从陕西话变为四川话,而我们也即将到达终点,回望这一路,科技的进步带来的发展浓缩在了这条铁路上,祖国科技的飞速发展令我们骄傲和自豪。我也收拾好自己的行李,准备好好享受这次期待已久的成都行。

[ 打印 | 关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