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  星期

夏日绿荷(原创)

大荔公安 张志明

来源: 大荔公安局   发布时间:2019-07-26  浏览数:

七月是荷最美的时候,尤其是大暑节气,荷塘的景致更为美好,整个河川都被荷叶的深绿装扮起来,几乎见不到巴掌大的一块裸露的水面。几乎一夜之间,那田田的叶子铺满了整个水面,一阵清风吹过,顿时烦躁的心绪便静了下来。

古来,同州为三河径流之地,厚实的黄土地上孕育出璀璨的农耕文明,域内地形多样,北部为沟壑纵横的黄土台塬地带,中部为洛河灌区的平原地带,南部为洛河、渭河夹漕的沙漠地带,而在东部,黄河在冲出晋陕峡谷的禹门口后,便放慢前进的步伐,在流经大荔后,神奇般的划出一片水泽,有水就会长出那袅袅娜娜、亭亭玉立的荷来。

说来好笑,我从小生活在中部平原地带,见惯了平原生长的高大的桐树、杨树,采收着大地出产的麦子、棉花、苹果,敲打着树上高高生长的红枣和核桃。一提到荷,只记得书上记载最多的是生长在南国,便以为是南国的,一直到参加工作,都没有一睹荷的容貌。

第一次见到荷,是在杭州出差的时候,就在西湖三潭映月那个地方,我看见了梦中的荷。只见,阳光透过荷花硕大的花瓣,粉红色格外的柔美光亮,鲜艳欲滴,碧绿的莲蓬,随风微微颤动,玲珑剔透,一切都是那么美的。同来的同事看到我这般惊奇,就说荷花在咱那边多死了,你没见过吗。我承认,有点颠覆我的记忆,北方严重缺水,不可能有荷,也可能就是我没见过。

再次见到荷,就是沿黄公路开通以后。盛夏时节,我驾车由韩城沿黄河一路向南回大荔,当经过大荔花园时,我被眼前的景色惊了一下,那开阔水域的绿荷,绵延、绵延至远方,一眼望不到头,满眼都是绿色的荷叶,平平展展的铺满了整个水面,荷叶片片的青绿,那种绿是那样的自然、那样的美,粉红色、白色的荷花,这儿、那儿浮起一片一片的,一阵微风吹过,首先闻到的是令人总也忍不住深呼吸的清香味,然后惊诧于河川已被绿荷撑起一片阴凉,那令人沉迷的绿色驱赶走了蛙的噪音,如同一只魔掌在翻手的瞬间创造出来的神奇。

不期而遇的小雨从阴郁的空中飘下,我在荷池中感觉不到它的来临,周围是清凉的素净的绿荷,我体味出一缕圣洁的温柔,本能的扬起脸,让丝丝细雨在脸颊上鼻梁上在眼睛上滚落,雨渐渐大了,扬起的雨珠快速的在荷叶上滚动,又滴入叶下的水面,荡起一圈圈的波纹。在雨的冲刷下,荷香便一波迭过一波,阵阵沁人心脾,我抑制不住这神秘的诱惑,在四野无人的雨中的道路上,任凭脚下踏出一行泥泞的脚印,听着雨滴敲打绿荷的声音,顿感心绪沉静下来,洗去了燥热。

西边的彩霞染红了大半个天空,太阳渐渐西去,有了凉凉的浓萌,荷池里青青的枝叶在风中飘荡着,欣长的杆儿在风中轻摇着,一片一片一层一层一波一波,犹如流水一般的荡漾着,那晚霞一片一片的被起伏的荷叶割成千万种美丽,挡遮住了,又移开了,接着又挡遮住了,又移开了,如此不断地往复,令人一步一步走进这幅不着底色的夏日绿荷的风景画中。

读懂绿荷是此后无数个夏日里,我从繁华都市的人来人往中脱身,进入如海的绿荷中,感受她不为身边太多的蛙躁,以一种特有的仰望、沉思、静默姿势,站立于水中,哪怕只有立足之地的泥土,就会努力生长,在夏日里奉献一片绿色,回报大地一片清凉,这也是我爱夏日绿荷的原因吧。

[ 打印 | 关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