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  星期

警服情节(原创)

大荔公安 李晓艳

来源: 大荔公安局   发布时间:2019-09-05  浏览数:

警服,是人民警察心底最珍贵的记忆。可以说,每一个民警心中都有一个不解的“警服情结”,深深地镌刻在内心深处。警服作为警察身份和执法的重要标志,是人民警察发展史上的一个缩写,一个剪影,一个片断,体现着警察精神、警察文化的薪火传承,更是社会发展轨迹的真实写照和改革开放变迁的时代烙印。

1996年,我步入警校,第一次穿上由学校统一配发的橄榄绿“83式”警服。曾记得,为了保持警服的笔挺帅气,自己白天坚持挺直腰板走路尽量不弯曲。晚上睡觉前,宿舍的姐妹们都会用衣架撑起警服,采用喷壶洒水、双手捏线、捋直缝隙的自创“烫熨法”,让警服享受“仪式感”方才安心睡觉。那一次次地整理和扶摸,一次次地欣赏和交流,在同学之间传递着真挚友情和青春激情,陪伴着我们度过了三个春夏和秋冬。

改革的步伐如期而至,威严的警服也迎来春天。20世纪90年代末,中国人民警察进行了一次重大服装改革。1999年7月,公安部和财政部向中央递交《关于改革人民警察服装和警衔标志的请示》得到中央批准,全国民警换发国际上警察通用的藏青色或藏蓝色“99式”新警服,一直沿用至今。与警服改革的同年,我步入警营成为一名真正的人民警察,就职于陕西省渭南市大荔县高明派出所,从事户政管理和治安内勤工作。第一次在县局为派出所民警领取警服的情景至今记忆犹新(我是新警未授衔,不在首次配发范围之内),崭新的包装、清爽的颜色,让民警们雀跃欢之。当看到每件衣服上都贴有个人专属名字,大家顿时感到温馨和精细。首次配发中,民警们看到新式警服颜色的绚靓,面料上的提高,量体套裁大大地提高了警服合体率。新式警服、新警衔标志更明显突出,完善了警察身份识别功能。警服设计立足把执法功能放在首位,多方面考虑警械的携带、安全防护等问题。同时根据不同场合和工作需要设计多款着装样式,给民警执法和日常工作增添信念注入活力。

九年的基层锻炼,九年的经验沉淀。2008年,我调入机关警务保障室,从一名警服受益者成为被装管理者,专门负责警服采购和配发工作。入警以来改变的是服务对象,不变的是忠诚信念。我曾暗下决心定目标,把对人民群众无私奉献的力量转化全力保障战友的“引航灯”。每次在配发被装前,我都会挑灯夜战对全局四百多名民警数十遍以上的核对警服型号、数量、种类等信息。端正的工作态度未必都是丰收的喜悦,每次配发被装后总有部分民警心生怨气满腹牢骚,我都会详细记录、归类整理。在深入基层、一线单位以及征集机关科室民警意见和建议中,获取最多的信息就是传统被动配模式与新时代被装需求不相适应。多数民警认为,机关科室和基层一线各自在被装需求上有所不同。服装日常消耗下衣比上衣损耗严重,被装按需配发仅仅依照理论磨损寿命计算,没有结合一线实战需求供给,导致部分民警被装需求与供给条件不相等,经常出现同一面料衣服上下两种颜色,泾渭分明。自选所需被装更贴近实战需求,更融合基层民警心声。三年的被装管理、三年的实战探索、三年的总结积累,让我在学习、工作、再学习中一次次升华。

2011年,我因工作需要调至政工监督室。被装配发模式一直持续至2015年左右发生重大变革,全国公安被装管理信息系统正式上线,公安网上自选被装由愿望变成现实。该系统基础信息、人员信息、计划采购、经费预算、被装供应、系统维护六大模块凸显出科学化和灵活性。尤其是在选购被装中设立必选和自选项目,深受民警青睐。大家可根据采购金额、已配被装和个人被装需求等综合因素,选取所需被装种类和数量,彻底解决过去配发统计难、服装不合体等问题。在被装管理系统启用当年,我就采购到了心仪的警用太阳眼镜。

特别是近几年,随着被装管理信息系统的更新、完善和改革,警用装备琳琅满目、采购内容丰富多样。民警在网上还能够采购到旅行装备包、毛衣、毛裤、袜子等装备,深切地感受了新时代被装管理的变革和创新,彻底改变被装管理传统配发模式。民警升级“VIP”待遇,实现公安网上选购被装“自主点餐”模式,大家都亲切地称它是警网上的现代“淘宝”。

[ 打印 | 关闭 ]